鬼咒 1708.第1708章 宝剑无锋

2020年04月05日 • 中医美容 • 阅读 0

鬼咒 1708.第1708章 宝剑无锋咒语声中,叶孤帆的指尖上,仿佛有一道隐隐红光向上射出,直扑屋顶。“砰……”“啊……!”

鬼咒 1708.第1708章 宝剑无锋

咒语声中,叶孤帆的指尖上,仿佛有一道隐隐红光向上射出,直扑屋顶。

“砰……”

“啊……!”

一声闷响随即从屋顶上传来,瓦片木屑纷然而落。其中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也啊啊乱叫着跌了下来,落在庙门中间。

欧阳迟夏吓得花容失色,一声惊叫,扑过来抱住了叶孤帆。

“喂,欧阳你别怕,放开我,我来干掉这个鬼!”叶孤帆正要追击,却被欧阳给拦腰抱住了,急切间无法分身,急得两眼冒火。

甩开欧阳美女当然可以,而且易如反掌,但是叶孤帆有些不忍,又怕对欧阳造成伤害。

机会稍纵即逝,就在这当儿,那个落地的黑影就势一滚,忽然飘起,嗖地一下出了庙门,消失在雨夜里。

“哎呀,给它跑了。”叶孤帆惋惜了一声,这才拍了拍欧阳美女的后背,道:“没事了,一个小鬼而已。像这样的东西,我不知道干掉了多少个。”

欧阳迟夏还是不敢松手,瑟瑟发抖地看着庙门,问道:“这、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是一个小鬼,道行很低。”叶孤帆安慰着欧阳迟夏,道:“要不,我出去把它抓来,给你看一看,你就不怕了。”

“不要……!”欧阳迟夏更加恐惧,道:“求求你不要走,留在这里陪我。”

“好,好,我不走,你放手吧……,我来生火。”叶孤帆又在欧阳的肩膀上轻拍了一下,说道。

欧阳迟夏这才反应过来,急忙松开手,退后一步,道:“对不起,刚才我太害怕,所以……”

黑暗里看不清欧阳迟夏的脸色,但是声音娇羞,大是尴尬。

“没事没事。”叶孤帆一笑,从地上捡起电筒,依旧塞进欧阳的手里。

被美女抱一下,当然没事,要是被别人这样熊抱,可不好说。

“还是用剑劈柴吧,要不不容易生火。”叶孤帆弯腰提起吉他盒,在盒子反面摸了一下,一把黑乎乎的扁铁,已经握在了手里。

欧阳迟夏很是惊奇,张了张口,迟疑着问道:“你的剑……,是从哪里拿出来的?”

“盒子后面有暗格,打开暗格,就可以抽出宝剑。”叶孤帆一笑,挥了挥手里的剑。

“可是,你的宝剑看起来……就是一根扁铁啊。”欧阳说道。

的确,这把剑非常的丑,黑乎乎的,看不到剑锋,像扁铁,又像铁棍,就是不像宝剑。

“它叫无锋剑,是没有剑锋剑刃的。”叶孤帆看着手里的宝剑,略有些出神:“这是我师父仙去之前留给我的,他说,剑意在于藏,而不在于杀,所以,宝剑可以无锋。”

欧阳听得似懂非懂,又问道:“可是宝剑无锋,你怎么劈柴?”

叶孤帆得意地一笑,忽然一手握住剑身,另一手一扯剑柄,铮地一声响,一把明晃晃的短剑,已经握在了手里。

破庙里,似乎都被剑光照得亮堂了一点。

“剑中有剑?”欧阳被小宝剑拔出的声音吓了一跳,问道。

“说对了,它叫无锋剑,也是子母剑,我师父的设置,非常巧妙。”叶孤帆一笑,挥剑劈柴。

剑影纷飞,嗖嗖作响,那床板很被劈成了碎屑。叶孤帆又捡取了一些干燥的木板,用剑刃削下更细的木屑,和牙签粗细差不多。然后打火机的火光一闪,細木屑上终于窜起了火苗。

欧阳迟夏就这样呆呆地看着,觉得眼前的叶孤帆,太神秘了,几乎不像这个世界的人。火光闪烁,叶孤帆棱角分明的脸上,透着几分英气,嘴角含着一丝淡淡的笑容,竟然让人百看不厌。

“叶孤帆,谢谢你……”欧阳迟夏提了提裙角,在叶孤帆的身边蹲下,拿起木柴,缓缓地在火堆上添加。

“哈哈,今晚听到最多的话,就是你说的谢谢。”叶孤帆抬起头来,盯着欧阳迟夏的脸,道:“可是谢有什么用,能当饭吃吗?”

“……”欧阳迟夏猛吃一惊。这话什么意思?难道,他想要自己,用某种方式来报答?

叶孤帆揉了揉鼻子,道:“知道你没有饭吃,不过我有。”

说着,叶孤帆打开了吉他盒子。

——吓死宝宝了!欧阳迟夏松了一口气,在火光的照耀下,来看叶孤帆的吉他盒子。

本来以为里面会有一把吉他,可是盒子打开,出现在眼前的,却是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几乎都是欧阳没见过的。

吉他盒子的规格有点偏大,里面分为十来个暗格,每个格子里都放着一些东西。其中一个格子里,竟然放着一个小小的平底锅,锅上有两小包未开封的方便面,八毛钱一袋的那种方便面。

“一边烤火一边做饭,两不耽误。”叶孤帆嘻嘻一笑,拿着平底锅走到庙门外,檐下接了雨水,转回来,用砖头支了一个“小灶”,开始烧水。

外面的风雨更急,呼呼作响。夜风吹来,浑身半湿的欧阳迟夏,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

“等下吃了晚饭,就不会这么冷了。”叶孤帆摇摇头,脱下自己的外罩夹克,在火上烤着,说道。

“叶孤帆,你是……哪里人?做什么的?”欧阳迟夏抱紧了自己,往火堆边挪了挪,小心翼翼地问道。

“我是……茅山弟子,就在茅山长大的。”

“茅山弟子?”欧阳迟夏有些吃惊,道:“是不是道士?”

叶孤帆点点头,道:“是道门弟子,但是和那些牛鼻子道士也有不同。我们的主业,是捉鬼。”

“捉鬼?”欧阳迟夏想起了刚才屋顶上掉下来的那个东西,不由得后背一凉,又往叶孤帆身边靠了靠。

叶孤帆却展开了手里的外套,披在了欧阳的肩上。

外套上带着热乎乎的温度,让欧阳迟夏浑身一暖,油然一笑,道:“谢谢。”

“又说谢谢?”叶孤帆挑了挑眉头。

欧阳迟夏脸一红,垂下了眼帘,看着火光默然不语。

“欧阳美女,可以说说你的事吗?为什么这么看不开?”哗哗的雨声中,叶孤帆问道。

本书来自:

小孩咽喉痛的治疗方法月经量多怎么调理老君炉藤黄健骨丸治骨质疏松吗

哈尔滨治疗阴道炎方法
风湿骨痛不能吃什么食物
南阳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