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br朱隽伸个懒腰搭配

2020年05月21日 • 中药大全 • 阅读 1

一朱隽伸个懒腰,披头散发从里屋出来,有娟子丫鬟请过安,伺候梳洗,用一根银簪子拨弄着一头荒苇草,将鬓间一二十根银丝仔细拔去,放于托盘中,然

朱隽伸个懒腰,披头散发从里屋出来,有娟子丫鬟请过安,伺候梳洗,用一根银簪子拨弄着一头荒苇草,将鬓间一二十根银丝仔细拔去,放于托盘中,然后将二尺长发编成一根辫子,“盘起来。”朱隽有气无力地吩咐道。
“老爷要出门?”娟子怯怯地问道。
“知道就行了,告诉夫人,我去吃早茶。”
“嗯啦,夫人近来都晚起,这会儿还在睡回笼觉。”
朱隽保留下的这根辫子,金贵得如同脑袋一样,要不是查理那洋总督说的情,恐怕自己的脑袋连同一家人的脑袋都保不住,那句犯上的话是要株连九族的。命是保住了,乌纱帽没有能保住,自从贬谪为庶民后,过起了清闲生活,抽抽大烟,打打麻将,再无聊就养养花鸟鱼虫,逛逛青楼、哼哼小曲儿,过得也算滋润。今天约了昔日同僚喝早茶。辫子盘起来,戴上瓜皮帽,几位同僚也只有他留着这劳什子的了。
出门前,娟子伺候更衣,朱隽一袭皂色长袍刚披上身,眼前一晃就发现前襟胸口上有几撮小黑点,“咦,这是什么东西?”
小娟伏下身子看了看,“回老爷,是蟑螂屎。”
“蟑螂屎?这你也识得?”
“小时候家里穷,到处是老鼠蟑螂,识得了的,老爷,换了吧?”
“算了,随它去吧,就这件像样的了,那件青色哔叽的不是还在当铺吗?”朱隽说着,用右手背去掸了几下,没见改观,遂捋起袖口,伸出小指,用那长指甲去抠,居然也抠掉了,拍了下,心满意足地出门了。
还是那间茶肆,只是当处的幌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改成了现今的望子,格局也大不如前,“朝代要变了啊,真是一代不如一代。”这句话是朱隽的口头禅了。
茶肆四角有几株奇花异草,正面墙上有一副清明上河图,这原是一处文人墨客集聚地,或咬文嚼字,或愤青牢骚,以茶代酒,激发情绪,发泄积怨,茶肆也是个精神文明之处,所以有“茶肆不拾遗”的美誉。
几位遗老落座后,小厮担着条帕子,颠颠的一路小跑过来,不管桌上干净不干净,一味地到边到角整抹一遍,“几位爷要点什么,小的伺候着。”
几人点了些零星吃食,都是些干丝、藕片,南瓜籽茴香豆之类,茶是上好的雀舌。
朱隽左手端起盖碗,托于掌心,右手三个手指捏着盖顶,看着碗里浮浮沉沉的雀舌,痴痴地自语道:“沉沉浮浮如青云,浮浮沉沉似烟消。往事如昨,过眼云烟哦。”
“您老是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现如今哪有入您眼的物事啊?”
“马老您可别这么说,就您当初那地位,那排场,现如今能受得了这些?”
这几位爷门走着道,喝着茶,哼着小曲儿,都还有种不减当年的气度,还以为是当年不可一世的威风。“我可没你那洪福,辫子还敢照旧留着。”几位遗老也都拿他的辫子说事了,也不知是嘲弄还是嫉妒。
“别、别介啊,你们不瞧瞧,现如今改朝换代了,到处都是维新的、改良的、革命的,我不都诚惶诚恐地过日子啊。”说着,拿起盖杯,想喝口茶水润润干涩的嗓子,忽然惊叫道:“哟,哟,老鼠屎,老鼠屎。”说着伸出兰花指,用早晨抠蟑螂屎的那根小手指甲去茶碗里剔那浮在水里的老鼠屎。
“哪儿呀,让我看看。”杨老伏过去,在老花镜里端详了好一会儿,“哈哈,咸金桔,不就是咸金桔吗,大惊小怪的。”原来是点心里的咸金桔被朱隽的口水带进了茶碗里的。
一阵虚惊后,恢复心跳的马老缓缓地说道:“刚才朱老说的也是,现如今到处成立了什么这个社团,那个学院,还有论坛的,都在搞什么维新啦,变法啦,哪有我们发声的地方?”
“这还不算,还有更甚者说什么我们这群遗老空有知识,没有文化,真是笑话!”
“那还不是说你生的那宝贝儿子蹲着撒尿的事。”
这句话一出,空气仿佛凝固了,几个人嬉笑的脸慢慢地变更了过来,成了丧气的苦笑。


这可是朱隽无法言表的痛,这儿子直到如今,蹲着撒尿是不假,那不都是小时候不分雌雄,看到人家小姑娘蹲着撒尿好玩,也要学着蹲着撒尿,朱隽打了他一巴掌,这孩子是越打越犟,于是,这蹲着撒尿一直蹲到了二十来岁。看来人家也没说错,空有那么多知识,天文地理、满腹经纶,连个儿子撒尿的事都拗不过来,岂止是撒尿的事。
自从朱隽抽上了大烟以后,烟榻上一躺,整个人飘飘然然如神仙,现实中不管不顾多潇洒。一屋子烟味,充满着乌烟瘴气,也混合着一股戾气。忽然一天,自觉阳根疲软,一蹶不振,再也不举了。青楼的小婉也不理他了,自己的夫人也回房独自冷寝了。
一日午后,朱隽鼻涕眼泪又不断了,赶紧地躺上烟榻,大烟一吸,全身轻松,骨头像散了架,整个人如一摊泥。那边夫人朱苟氏午休暖洋洋地来了春情,想到自己官人多日无趣,两滴眼泪挂于玉腮,床下的一条大黄懂事地偎上去舔舐着夫人的泪水。忽然,夫人将大黄唤上床,置也远远超过社零总额的平均增长速度于被中,大黄得到夫人温玉般体恤,雄物立马如弹簧刀似探出狰狞。夫人大喜,遂迎上去接纳之,大黄如同打了鸡血般的一发而不可收,一个时辰下来,夫人已是香汗淋漓,娇气嘘嘘,软瘫如泥。
都说孩子是娘身上的一块肉,再丑再傻也疼惜不已。夫人生下这个儿子后,发现没有 , 处倒是多出了一小节尾巴。朱隽想把他给扔了,但夫人朱苟氏死活不愿意,就将儿子按自己的姓,叫苟儿。 是求一个江湖郎中用杀猪刀剜开的,那个尾巴不敢动,说是什么下凡的。
等苟儿长到五岁的时候,有一天和一个下人的女儿翠儿一起玩耍。小翠大她两岁,已经七岁了,玩累了,要小解,就躲到一颗大树后,褪下裤子小解。
苟儿看到了,心里一动,忽然也想小解,也去褪下裤子蹲下去,学着翠儿屁股对屁股小解。
正巧被走过的母亲看到,愠怒道:“苟儿哟,你可不能这样。”
“我为什么不能?”
“你傻啊,她是女儿身,你是男儿身。”
“这有什么不一样呀?”
气得夫人好哭又好笑,一把拉过苟儿去到翠儿的屁股下摸了一把:“她没有小鸟,你有小鸟啊。”
“我不管,我就要蹲着撒尿。”
后来,苟儿被父亲打了一巴掌,更加执拗着要蹲着撒尿。


苟儿长到十七岁时,家里给说了一门亲事,女孩也是当地大户人家,热热闹闹过门后,同房那天,新娘发现新郎有一条尾巴,吓得大哭大叫,第二天就跑回了娘家,再也没有出现过。这事一传十,十传百,十里八乡都知道了,苟儿的婚事就再也没有着落了。
日子像流水,不断慢慢地流,苟儿在父亲的逼迫下,也用心读了不少书,可他他严重逆反,离经叛道,不喜欢四书五经,孔孟之道,而喜欢洋东西,什么洋东西他都喜欢,说起来头头是道。朱隽说他拾人牙慧,他不理会,还是开口闭口这个斯基那个佛的,朱隽气得说:“你怎么能吃着中国饭拉出洋人屎,真想不通。”他不但不收敛,还想将其发扬光大,形成体系,教育后来人。舞文弄墨时也不忘那些洋墨水。写出的东西,没有自己独立的思想,没有与时俱进的新意,还怨声载道,到处树敌,有时也把自己弄得疲惫不堪,心力交瘁。
有一天,苟儿感冒发烧,本来也就吃点药就没事的,可是不知怎么搞的,这一病就不轻,胃口彻底的坏了,吃啥拉啥。找了好几个郎中,都说没有见过此病。
后来,来了一个江湖术士,听他说了这个情况,既然是吃米饭拉米饭,吃面条拉面条,吃什么菜拉什么菜,无可奈何地说了句:“那你只有吃屎了。”没想到这一着还真灵,自从苟儿吃屎以后,再也不拉米饭面条了,就能直接在马波看来拉屎了。
可是,吃屎以后的苟儿就慢慢地变得像狗的习性了,生猛、好斗,不说人话了。
那天夫人和朱隽说:“你看看,你看看,这怎么好生生一个儿子,怎么变成这样?你也不着急呀?”
“我急有何用,御医都说了,他是胎里坏,徒有人形,实则狗品。”
夫人被说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嗫嚅地说:“你又没用,那你说我怎么办?”
“还有脸说,那条大黄要不是我一棒子打死在你身上,这奇耻大辱,我到哪里去伸冤啊。”
第二天一早,工人老冯打水的时候发现井里有东西,几个家人慌忙打捞上来,一看是苟儿……
夫人扑上去嚎啕大哭,朱隽转身就进了房间,再也没见出来。

共 0 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一篇新编聊斋小说。清朝遗老朱隽因为有着吸大烟的恶习,身子开始越变越坏,房事也一蹶不振,失去了兴趣,夫人也成了活寡妇,耐不住寂寞,夫人从自己身边豢养的狗中寻找到了快乐,可生下的孩子不仅没有 , 处还多出个尾巴,朱隽想把他给扔了,但夫人朱苟氏死活不愿意,就将儿子按自己的姓,叫苟儿。 是求一个江湖郎中动了手术,那个尾巴不敢动,说是什么下凡的。苟儿长大后,学着女孩解小便,父母打骂也改正不过来,苟儿的婚事也因他的尾巴没了着落,感冒吃药不管用,吃东西吃啥拉啥,只有吃屎才拉屎友在上贴出的“晚点公告”。 昨天,吃屎以后的苟儿就慢慢地变得像狗的习性了,生猛、好斗,不说人话了。夫人着急,朱隽却反应冷漠,第二天一早,苟儿被人发现死在井里……小说通过清朝末年一则离奇的家庭矛盾故事,反映出当时鸦片给中国普通家庭造成的严重伤害。小说颇具传奇色彩,构思奇特新颖,人物鲜活,故事富有时代特征,一波三折,引人入胜,读来饶有趣味,引人共鸣!推荐欣赏,问候作者!【编辑:刘柳琴】
1 楼 文友: 2018-02-18 16:50:20 问候老师春节快乐,欣赏老师新聊斋故事,为佳作点赞!恭祝创作丰收,期待更多佳作点缀柳岸,展示您的风采! 刘柳琴,邯郸市作家协会会员。自幼喜爱文学,笔耕不辍,全国第二届职工文学创作班学员。2012年荣登草根名博文化新人榜。已在多家网站发表作品近百万字。
2 楼 文友: 2018-02-18 17:19:0 明知鸦片是毒品,有些人却不以为然。以致现在,仍有些人以生命为代价,吸食着毒品。哎。
 楼 文友: 2018-02-18 18:00:18 拜读佳作,问候作者
4 楼 文友: 2018-02-18 19:27:07 欣赏老师精彩的小说。这篇新聊斋小说言辞犀利,讲述一位朝中官员的家庭丑事。男人,生性风流,寻花问柳抽大烟;女人,不甘寂寞,与狗苟且;儿子,人模狗样,长成人样,改不了吃屎。问安,新年快乐! 尘世喧嚣,留文字一隅,让心灵独享!小儿口舌生疮
孩子胃胀不消还说什么和人家PK呢。小号要完成所有的新手任务化吃什么
廊坊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月经量多会贫血吗
结肠炎
一岁宝宝不爱吃饭是什么原因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